东方之珠,文化评析

图片 1

文物就应该走出封闭状态,接受公众的观赏。文化的传承、历史的重现、艺术的熏陶,往往在这种亲炙一面中得以完成。画家陈丹青曾说,博物馆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他说,“到了纽约,我真的上了大学,在美国各地的博物馆,包括欧洲博物馆。博物馆除了是我的大学,所有欧美博物馆的中国馆,还是我的爱国教育基地,是中国史的课堂。”

严迅奇介绍说,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在空间上延续了北京故宫空间设计的最大特色——中轴线的概念。北京故宫博物院以平面的中轴线串联一个个空间,但香港由于土地面积所限,不可能在横向空间展开,因此,严迅奇别出心裁,让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在纵向空间上做文章,以立体中轴线串联起博物馆的各个空间。

确实如此,文物本身有力量。一个人若有幸在众多传承有序、历史和文化价值极高的文物精品中获得滋养,也一定是受用终生。一个人如此,一个民族也是这样。

此外,香港人士热心文化和公益事业,在故宫古建筑修缮、文物藏品保护、社会教育活动、珍贵文物回归等方面,都积极参与、提供帮助。例如,由陈启宗担任主席的香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出资重新修建故宫建福宫花园,近年来更捐资1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中不可移动文物的修复。2016年,由许荣茂担任董事局主席的世茂集团捐赠8000万元人民币用于“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2017年又捐助2000万美元收购珍贵文物《丝路山水地图》,使之回归故宫。

每一件文物都是时间与空间的深厚积淀,都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保护当然是责任与使命,但保护并不必然意味着层层包裹起来。文物一代代传承的终极目的,是浸润人心、滋养性灵,昭示前人精神文化达到的高度与深度,不是被束之高阁、秘不示人。

据介绍,目前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已开始与故宫博物院相关部门共同着手制定未来展览和活动计划。西九文化区管理局正在筹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团队。规划展出的故宫博物院文物藏品,包括紫禁城宫廷生活、书法绘画、各类器物等丰富多彩的展览内容,还有多媒体应用专题展览。

单霁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一流的博物馆并不在于藏品有多么丰富,而在于“人们要有机会看到这个馆里大量珍贵的藏品,并将博物馆文化融入自己的生活中去,从中汲取有助于现实生活的灵感。”也就是说,文物并非只是冰冷的摆设,而是有着深厚的蕴藉,走出养心殿,文物也会开口说话。

高科技打造立体博物馆

据媒体报道,从今年9月28日到明年2月,深藏于故宫博物院养心殿的268件文物“移驾”首都博物院,接受公众的检阅,这也是养心殿文物首次“出宫”。对此,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观众想细看养心殿的文物,不用再趴窗户了。”

根据《兴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合作协议》议定,故宫博物院在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展览的文物,将分为长期展出的常设展览和临时展出的特别展览,常设展览的展期一般为一年,根据展览需要以及国家规定,可申请适当延期。常设展览展出的故宫博物院文物藏品将不少于600件,让香港市民在本地就可大饱眼福。

大批珍贵文物走出故宫,不仅仅是博物馆系统内部的一次完美合作,而且有着更为深广的意义。即文物不再一味地深“藏”不露,矜持内敛,而是正在以越来越开放的姿态,越来越亲民的路径,融入老百姓的生活。以前只是“趴窗户”瞅瞅,或者端详文物图册,今后则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直面文物。

图片 1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数据显示,全国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高达76万处,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4295处。这里面有多少文物常年深藏“冷宫”、不为人知?听任文物闲置,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文化浪费。而国内不少地方,虽然也建起了宏伟富丽的博物馆,但由于理念的落后以及过度保护的错误意识,能够展出来与公众见面的文物仍十分有限。

2012年,故宫博物院与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签订了《文化合作意向书》,开启了故宫与香港的紧密合作。自此,双方每年都会合作举办大型文物展览,让香港市民有机会欣赏和认识故宫文化和故宫博物院文物,深受广大市民欢迎。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20周年之际,“八代帝居——故宫养心殿文物展”“万寿载德——清宫帝后诞辰庆典展”在香港展出,这是养心殿文物第一次“离开”紫禁城。展览反响热烈,吸引数十万香港市民和游客参观。2017年,香港特区政府民政事务局与广东省青年联合会首次合作举办了“故宫博物院青年实习计划”,15名香港青年代表赴北京故宫博物院实习,接触文物修复、文物鉴定、文物讲解等工作。

同样,以火爆的海昏侯考古成果展览为例,去年年底以来,公众像“追剧”一样密切关注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无论是展示时间,还是展览手段,均创下了纪录。古老的历史与文物交相辉映,历史因文物而更加具象,文物因历史而更加鲜活。这样的努力,既是一种文化普及,也是一次全民性的价值提升。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故宫文化博物馆将有助西九文化区以至香港发展成一个糅合地方与传统特色,并加入国际元素的世界级文化枢纽。

这显然是一种积极的变化。就像文玩上面的“包浆”一般,每一件文物都是时间与空间的深厚积淀,都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保护当然是责任与使命,但保护并不必然意味着层层包裹起来。文物一代代传承的终极目的,是浸润人心、滋养性灵,昭示前人精神文化达到的高度与深度,不是被束之高阁、秘不示人。

当京味糅合港味,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当故宫博物院走出北京,扎根香港,将在新的土地上开出怎样的花朵?

从全国范围看,文物休眠的情形不在少数。多年以前,笔者曾到一个县级市参观当地的文保所,打开沉重的铁门,管理人员就好像打开了神秘的大门,众多国宝级文物多年深藏在地库之中。而在另外一个县,文保所甚至连一个像样的仓库都没有,大量宝贵的出土文物就随意堆放在地上,令人叹息。

单霁翔表示,未来故宫博物院将与香港文博界在文物保护、藏品管理、学术研究等领域加大合作,举办主题论坛、学术研讨会、博物馆专业人员交流培训等,并通过教育推广活动加强公众对历史、文化和艺术的认识。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奠基仪式现场 来源:故宫博物院

故宫与香港渊源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