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千年的隆平寺地宫露真容,东京青龙镇遗址考古发现收获重大成果

新蒲京 5

新蒲京 1

新蒲京 2

①隆平寺塔基地宫侧视图

上海青龙镇遗址考古发掘获得重大成果

新蒲京 3

尘封千年的隆平寺地宫露真容

新蒲京 4

①隆平寺塔基地宫侧视图

新蒲京 5

②铜鎏金阿育王塔

④唐代越窑青瓷碗 均为上海博物馆供图

③宋代龙泉窑长颈瓶

12月8日,上海博物馆发布了最新一轮青龙镇考古发掘成果,青龙镇曾经的地标性建筑隆平寺塔的塔基位置得以确认。考古人员还打开了塔底地宫,探明了地宫结构。考古发现与文献记载相印证,证明了青龙镇是唐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港口之一,为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提供了新证据。这也是上海城市历史的重要发现,是实证千年上海城镇发展的宝贵资料。

④唐代越窑青瓷碗 均为上海博物馆供图

“市廛杂夷夏之人,宝货当东南之物”“海商辐辏之所”,《宋会要辑稿》与《绍熙云间志》如此描绘南宋后期青龙镇的繁华景象。

12月8日,上海博物馆发布了最新一轮青龙镇考古发掘成果,青龙镇曾经的地标性建筑隆平寺塔的塔基位置得以确认。考古人员还打开了塔底地宫,探明了地宫结构。考古发现与文献记载相印证,证明了青龙镇是唐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港口之一,为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提供了新证据。这也是上海城市历史的重要发现,是实证千年上海城镇发展的宝贵资料。

青龙镇位于唐宋时期黄金水道吴淞江畔,今天的上海青浦白鹤镇。作为上海最早设立的市镇,随着江南地区开发的步伐,尤其是两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逐渐替代陆上丝绸之路后,青龙镇一跃成为重要的贸易港口和经济重镇,文化继而繁盛。北宋书画家米芾曾是青龙镇镇监,王安石、范仲淹、司马光、陆游、苏辙、赵孟頫也曾驻足此地。

新蒲京,“市廛杂夷夏之人,宝货当东南之物”“海商辐辏之所”,《宋会要辑稿》与《绍熙云间志》如此描绘南宋后期青龙镇的繁华景象。

始建于1023年的隆平寺塔则被视为这座古镇进入鼎盛时期的表征。诗人梅尧臣曾作《青龙杂志》记载,镇上有“三亭、七塔、十三寺、二十二桥、三十六坊”。北宋陈林撰写、米芾手书的《隆平寺经藏记》以及高僧灵鉴所撰《隆平寺宝塔铭》也曾讲述隆平寺风采。

青龙镇位于唐宋时期黄金水道吴淞江畔,今天的上海青浦白鹤镇。作为上海最早设立的市镇,随着江南地区开发的步伐,尤其是两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逐渐替代陆上丝绸之路后,青龙镇一跃成为重要的贸易港口和经济重镇,文化继而繁盛。北宋书画家米芾曾是青龙镇镇监,王安石、范仲淹、司马光、陆游、苏辙、赵孟頫也曾驻足此地。

然而,随着吴淞江变迁,青龙镇的港口功能逐渐丧失,当年的“东南巨镇”淹没于地下数百年,旧时风貌难觅。从2010年开始,历时六载,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对青龙镇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一座“消失的繁华城镇”从尘埃中逐步浮现。

始建于1023年的隆平寺塔则被视为这座古镇进入鼎盛时期的表征。诗人梅尧臣曾作《青龙杂志》记载,镇上有“三亭、七塔、十三寺、二十二桥、三十六坊”。北宋陈林撰写、米芾手书的《隆平寺经藏记》以及高僧灵鉴所撰《隆平寺宝塔铭》也曾讲述隆平寺风采。

地宫开启

然而,随着吴淞江变迁,青龙镇的港口功能逐渐丧失,当年的“东南巨镇”淹没于地下数百年,旧时风貌难觅。从2010年开始,历时六载,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对青龙镇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一座“消失的繁华城镇”从尘埃中逐步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