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书大应战,带来阅读分享新蒲京: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15日上午,在北京、上海、广州上演了一出中国版“丢书大作战”,黄晓明、张静初等明星甚至还神秘现身地铁车厢参与这个活动。然而记者围观了网上各路亲历者和网友的讨论发现:有人一屁股坐在书上;有人以为别人丢了书,满车厢问;有人说高峰期挤得脚都不着地,还看书?!上海地铁也发声了:高峰时段此举不妥,而且不能演变成散发广告。这就尴尬了……

“地铁上的书”活动展现出英国社会浓厚的读书氛围。图为伦敦地铁上正在阅读的乘客。本报记者
黄培昭摄

扬子晚报记者 孔小平

英国是个爱读书的国度,在伦敦的地铁上,“读书人”的身影随处可见。虽然“丢书活动”的热潮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本报记者试图通过乘坐地铁,了解为什么伦敦的人们会对“丢书活动”产生极大的兴趣。

背景

伦敦的地铁“丢书活动”全名叫“地铁上的书”,其主旨在于通过把一些书丢在或者藏在地铁的某处,实现陌生人之间共享读书。这一活动2012年由荷丽叶·弗拉瑟最初在伦敦创立,她在2015年移居美国纽约后,现在这一活动由科德丽亚·奥克斯雷女士担任总负责人。

赫敏在伦敦地铁 藏了100本书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活动引起全球多地效仿是因为,曾在电影《哈利·波特》中饰演女主角赫敏的英国着名影星艾玛·沃特森也参加了丢书活动,明星效应扩大了人们的关注。

记者在朋友圈看到了这篇名为《我准备了10000本书,丢在北上广地铁和你路过的地方》,文章点击量突破10w+。而微博上#丢书大作战#的话题也有上万人参与讨论,还有不少网友晒出自己在地铁上捡到的书。其实这个活动之所以叫“中国版丢书大作战”,是因为它搬的是英国的模式——两周前,英国演员艾玛·沃森(电影《哈利波特》中赫敏的扮演者),在伦敦做了一个“地铁藏书”活动。她在地铁“藏”了100本书,在书中附上自己写的纸条,希望大家利用通勤的时间读会书,成为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

“多利斯小丘地铁站”的朱伯利线是记者每次进城办事时必乘的线路。近日,记者乘坐地铁时特地留意到,虽然非高峰时段车厢里人很少,多数人在埋头看书,或者翻阅报纸、杂志。

国内一家新媒体公司于是就联系了伦敦地铁读书行动的负责人,在取得对方的支持后发起了中国版“丢书大作战”。他们称这次活动是“赫敏藏书”的升级版,除了1万本书和一长串明星、作家、媒体人的参与名单外,还开发了活动专属的网站与线上系统,读者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了解每一本书被什么人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丢下,又被谁捡到了。

转了5个车厢,记者并没有发现藏书的踪迹。心中思忖,会不会那些正在专心看书的人,他们手中的书就是被发现的藏书呢?

网友观点

记者便问一位正在读书、看上去20岁出头的女孩,她很大方地给记者看手中的书,原来是一本名叫《北方》的小说,从封面精美的插图判断,像是一本爱情小说。而当记者问这位不知名的姑娘这书是不是她在地铁上发现的藏书时,她回答说“不是”,是她自己买的。

读书本身值得提倡

在另一节车厢里,一位名叫斯特恩的小伙子兴奋地告诉记者说,他的一个朋友最近刚发现了地铁上的藏书,“我的朋友很兴奋,因为他和我一样,已经找了很长时间,却一直没有得手,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

记者在“丢书大作战”的话题讨论中看到,网友们一致肯定的是,读书活动值得提倡。但是这种模式是不是也要照搬,值得商榷。

新蒲京,说话间,地铁到达了贝克街站。贝克街站位于伦敦市中心一区的福尔摩斯博物馆和杜莎蜡像馆附近,这里有四条地铁交汇,堪称伦敦地下交通枢纽。记者琢磨,刚才可能只有一条线,发现书的概率太低,而贝克街站有多条地铁线,找到书的机会应该高一些吧?

网友@陈苦苦同学说,伦敦地铁是没有网络的,所以乘客不能玩手机,只能看书。言下之意就是,原版读书活动是有氛围和群众基础的。而网友@巴斯托尼说,他昨天在地铁10号线上看到,有个女孩坐座位时发现了一本书,但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谁丢了的,那女孩还问了半天周边的人。不过,最集中的话题在于,北上广的地铁都很拥挤,尤其高峰期,乘客挤成一团,根本无法阅读。

于是,记者坐上环线继续寻觅。在靠近地铁车头的第二个车厢里,一位目测50岁开外的中年女子告诉本报记者说,大约一个多月前,她就是在这节车厢里发现了一本书,“名叫《我鞋子里的山》的小说,是路易斯·碧奇写的,这让她很激动。这位名叫玛丽的中年女子说,这种方式令人充满“寻找宝藏和终于发现宝藏”的惊喜和乐趣,所以“很好玩”,也正因为如此,她又来了,希望再有收获。

摇晃的地铁车厢不适合看书

“地铁上的书”活动为什么能在英国持续进行下去?奥克斯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介绍说,“地铁上的书”活动举办至今,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应,各界都很支持。她说,实际上,英国人有爱读书的传统,人对纸质书籍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和怀旧情绪。纸质书永远不会被取代,即便人们可以通过手机和亚马逊金读等进行阅读,但和散发着特有书香的纸质书相比,还是缺少了一些姿态和风度。“丢书活动”在英国能引起共鸣,受人喜欢,或许与社会的整体氛围不无关系。她说:“在信息时代,手机无处不在。英国也受到手机的影响,英国人也经常看着他们的手机屏幕。这也就是为什么‘地铁上的书’这样的活动很重要的原因,有时环境十分重要,这样一来,我们就想给人们一个选择——为什么不读一本书呢?”

也有对读书环境有要求的网友表示,“即使看到有书,我也不会拿起来打开”,因为“阅读是在一个舒服的环境里享受一段只属于自己的精彩时光”,而地铁不是一个合适的空间。注重身体健康的网友也认为地铁车厢那么摇晃,肯定对视力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