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够唯有老轶闻,开文具店是这一辈子最甜蜜的事

新蒲京 1

增知书店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

直到去世前,朱传国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经营了10余年的增知旧书店

老板朱传国怀揣着对旧书的热爱、想为城市文化发展做点贡献的心,十余年如一日坚守,虽然收入不高,仍乐此不疲。这种文化人的姿态打动着我们。

新蒲京 1

老板的儿子朱成龙决定接过父亲的接力棒,并打算用新思维改造旧书店。传承情怀的背后,还有作为文化经营者的考量,这也令人动容。

朱传国和他的旧书店。卞世鹏摄

中国有着庞大的人口基数,即便小众的需求也能在这里找到数量不菲的人群,旧书也不例外。一条微信朋友圈,引来无数爱书人。旧书店的需求和市场还在,需要思考的是怎样抵达读者、黏住读者并提供好服务。

不到20平方米的空间里杂乱堆放着近两万册旧书,高高的书架之间勉强容得下两人通行,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来往读者的淘书热情,不少人或静立于书架前,翻看故纸堆里的旧时光,或埋首于旧文献,挑选颇有价值的史料收藏。

为一家旧书店送温暖很简单,但这温暖无法扩散到整个行业。比起唏嘘与感慨,当下更重要的,是为旧书店探寻合适的生存方式和经营之道,为更多朱传国找到继续走下去的好方法。

12月的第一个周末,安徽合肥,许久没有开门的增知旧书店营业了,不少爱书人、老顾客纷至沓来,他们购买旧书,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照片,用这种方式支援癌症晚期的书店老板朱传国,也是对这个专门经营旧书的小店的声援。“书店老板已经病重到生活不能自理,合肥最后的旧书店命运再一次站到十字路口,旧书店何去何从?”这些日子,书店老板的病情、旧书店的命运,牵动不少人的心。

经营者自身的突破和探索不可或缺。朱成龙打算开发衍生文创产品、举办讲座等文化活动,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为旧书店吸引新读者、找到新活法。

12月5日上午,54岁的朱传国因病去世。前几天,他还在念叨,自己最担心的就是这家书店。“开书店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希望它能永远活下去。”

政策的扶持也很重要。今年6月,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11个部委联合制定印发《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进一步加大财政资金扶持实体书店的力度。政策不在于多,关键是要找到痛点,让扶持落到点子上,让旧书店的发展事半功倍。

朱传国:“精神食粮很多时候就在经典的老着作里,在旧时的古籍史料里”

两头一齐往前走,像增知书店这样的旧书店,离新生应该也不远了。

“眼看他起门面,眼看他赚了钱,眼看他关了门。”

朱传国从2000年开始经营书店,10多年来,他经历过旧书行业租书、卖书暴利经营的春天,也感受到了网络时代对传统图书市场的巨大冲击:货源越来越少、房租不断上涨,身边的旧书店纷纷歇业,城市里曾经繁华的几大旧书交易市场,已成了历史。

书店的生意难做,收入也从每年好几万元跌至不到两万元,但朱传国没有放弃。“精神食粮很多时候就在经典的老着作里,在旧时的古籍史料里。”

新蒲京,基于对古籍经典、历史文化的敬畏,朱传国筛选书目相当严格,也坚持规范经营,看品相、看出处、看版本……打书店开张以来,他没有收购、销售过一本盗版、低俗书刊。

“要让每一个爱书人,来到书店都能淘到心仪好货。”为此,朱传国时常要走街串巷上门打听收购、从废品站里寻宝、从旧货集散地淘书……每当看到读者在店内淘到一袋子书,带着喜悦、满足离开时,朱传国觉得一切都值了。

即便是千方百计淘来的珍本、孤本,朱传国也不会藏着掖着,对常来的老主顾们还会降价打折,顺带着同他们闲聊几句,以文会友。渐渐地,不少作家、学者,都会到他这里找寻可用的史料,他们和豪爽的朱老板成为了朋友,书店虽小,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样的日子让朱传国觉得很充实,也很满足。

直到2013年,朱传国被确诊患上了直肠癌。频繁的手术、化疗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积蓄,书店也时开时停。但朱传国仍一心想着书店,想着怎么为城市的文化发展做点贡献。

11月24日,朱传国把珍藏了10多年的46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文史资料捐给了合肥市图书馆,“很欣慰能在自己的最后时光,为合肥做一些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