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收藏在中国刚刚起步,泰康人寿与民生银行两巨头在艺术市场的布局

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艺术收藏展上,吴作人、陈逸飞、蔡国强、张晓刚、肖鲁等人的重量级作品都出场了。我想,这也许是公司收藏在中国发展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众所周知,中国的公司收藏还处于起步阶段,泰康算是第一个有较成系统的现当代艺术品收藏、并愿意公诸于世的大公司。

泰康空间的淡定事出有因,熟悉金融圈的人也许从它的名字就可以猜测出它和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联。是的,这是泰康人寿在2003年出资成立的艺术机构,最早是在泰康办公楼的最顶层,那里曾经展出过艺术家洪浩和颜磊合作的名为《泰康计划》的装置作品,把梵高名画《阿尔勒医院病房》复制品和他们各自购买的数万元意外伤害巨额保险单组合起来,对今天的艺术机制和艺术家生存方式进行了讽刺。

把公司品牌建设和艺术收藏、艺术赞助联系起来,这似乎是最新的潮流。除了像泰康这样从事收藏和赞助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国内外的汽车、金融、酒类、时装企业更喜欢的方式,是赞助各种艺术展览或评选,争相显示自己的“艺术范儿”。

陈东升在嘉德的经历自然延伸出他对艺术收藏的兴趣,不过公司创立之初他决定泰康进行公司收藏的时候,在公司高层来说有点不理解,现任泰康副总裁邱希淳是当时的亲历者之一,他坦承要说当时大家能形成共识是没有的,是董事长在自己力主推动这个事情,好在当时的股东、董事、公司高管对陈有充分的信任,也认为公司是应该有点赚钱之外的社会的价值的东西,所以在公司内部尽管没有共识,但是仍然逐步推行。

2004年以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火热得让全世界的艺术家嫉妒,艺术家也成为时尚媒体追捧的明星,这让陈东升的决策得到了更多的认同。现在,艺术收藏和赞助似乎已经成为泰康公司价值观的一部分,他们陆续投入上亿资金,购藏了数百件现当代艺术藏品。就公司制度而言,收藏费用安排上也从早期的按照固定资产装修记账等方式,逐渐正式归类在品牌建设下面的公益支出部分,还筹划未来成立自己的美术馆。

陈东升的决定很快得到了艺术市场的印证,2003年以后中国艺术市场出现了全球瞩目的暴涨,这让陈东升的决策得到了更多的认同。

这些以企业名义开设的美术馆,主要收藏当代艺术品,因为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都对当代艺术有兴趣,身边围绕着艺术家、批评家这样的智囊团,大背景是由于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在威尼斯等国外大型展览上走红,这让国内部分爱好艺术或有收藏兴趣的企业家,对当代艺术有了兴趣。他们也算是国内最早收藏张晓刚、岳敏君等当代艺术家作品的机构。

其中最近风头最健的非中国民生银行莫属,他们在2007年以来同时在艺术公益活动和艺术投资产品的推出上做出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计划:2007年6月民生银行经银监会获准设立理财产品非凡理财艺术品投资计划1号产品,被业内人士认为是艺术品投资正式成为银行业务范围的标志。当年底他们宣布捐助并运营由著名国画家和收藏家黄冑先生创办的北京炎黄艺术馆,两年间举办多场大师画展,2010年又在上海开设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了回顾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的大型展览。他们在艺术领域的全面拓展引起了整个艺术圈的关注和猜测:巨鳄闯入艺术沼泽的口号往往是慈善,但他们洒下布施要获得何种以及多少回报却少有人知。

泰康收藏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正在从老板个人取向往公司集体取向演变。就我和泰康董事长陈东升有限的几次交流来看,他似乎更喜欢风格写实、抒情一些的绘画作品以及写意的水墨画,而不是那些有点稀奇古怪的当代艺术作品。可是2003年,泰康开设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与发展研究的专业艺术机构“泰康空间”时,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还没起来,价格也没有今天这样骇人。

艺术圈内人人侧目的艺术市场暴利是最近7年才引起广泛关注的,但是在整个中国经济来说,艺术市场产生的亿元、千万富翁仅仅是小数目。实业、地产、金融业造就了更多的财富神话,尤其是最近10年,金融业的发展引人瞩目,比如,1996年成立的民生银行经过14年的高速发展总资产超过17000亿,而同一年成立的泰康人寿截至去年底的资产总额也有2014亿元之多,税后利润24.95亿元。

我想他们看中的不仅是艺术品的审美作用,还有其最终拥有者代表的购买力——艺术品已经变得如此昂贵,能买得起的多是富有人士,他们也是这些企业最想发掘的贵宾级客户。

民生银行与泰康人寿在艺术领域的拓展引起整个艺术圈的关注和猜测:巨鳄闯入艺术沼泽的口号往往是慈善,但他们洒下布施要获得何种以及多少回报却少有人知。

在中国,尽管很多收藏家有自己的公司,但他们仍然是以个人的名义进行收藏,这和税务、财务制度上的限制有关。中国当代艺术最早的企业收藏,可以追溯到1998年成都地产商陈家刚——他有建筑教育背景,也爱好艺术——开设了上河美术馆,以及同期成立的天津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还有沈阳东宇集团设立的东宇美术馆。

泰康:董事长说了算到规则说了算

公司收藏的价值取向到底何在?是根据企业价值观、投资回报率、学术重要性,还是老板的个人趣味?就我的了解而言,大部分从事收藏的企业都是根据老板的趣味来进行收藏的,这或许是中国民营公司的常态,主要领军者的远见和权威往往具有决定作用。对中小型私人企业来说,“公司收藏”和老板“个人收藏”的界限非常模糊。有的企业主设立的所谓博物馆,其实还是企业主个人的,也随着企业主的财富变迁而散失。

陈东升是企业家中92派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兴起商业化大潮,很多人从政府或研究机构等体制内下海从商的代表人物,1992年颁布的《股份公司暂行条例》、《有限责任公司暂行条例》给了他这样的先行者创业的机会。他在媒体上看到佳士得、苏富比拍卖艺术品的信息,敏锐地联系到中国也会有这样的市场需求,就去拉钱拉人创立中国第一家股份制拍卖行嘉德,然后在1996年又抓住审批松动的机会创立泰康人寿,成为《保险法》颁布后诞生的第一批专业寿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