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无类要有人文关切,寻觅制度管住与人文关心的适合点

图片 1

日前,有两则教育新闻引发关注。贵阳一中学规定上课去厕所需带“如厕牌”,一个班一块,轮流如厕,不得外借;青岛一大学生因为姥姥病重想请假,授课老师却不允许,并称“将生死置之度外地投入学业”。

图片 1

这两则新闻颇有些荒诞色彩,背后的思维起点又有共通之处:缺乏人文关怀,没有人性考量。或许在这些学校、老师眼中,教育大概只等同于知识传递,除此之外一切生理需要、情感需求都可以挤压。如今,人文教育渐成共识。缺乏对人格的尊重,教育想达到陶行知所说“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目标是不现实的。人文关怀这一理念要教给学生,还得先进入教育工作者的头脑。

文/雒宏军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制度是维系集体存在和发展的基本要素,也是学校管理的基本手段,通过制度来管理集体,激励先进,督促后进,纠正错误,保证学校有序运转,促进良好校风、教风、学风的形成,使得学校朝着良性方向发展,实现办学目标,因而制度化历来是学校管理的努力方向之一。制度是靠人人自觉遵守来维持的,如果有了违反制度的行为,就要给予相应的惩罚,这就是制度的刚性所在,如果有人违反制度、践踏制度,却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大家就会群起效仿,这样的制度最终成为一纸空文,学校也就无法保证正常秩序和持续发展。可见,对制度的严格执行是制度管理的重要保证。

然而,教育是一件十分特殊的工作,教育对象是一群身心快速发展的人,教师从事教育教学工作,不仅需要知识、技能,更需要激情和人格魅力,教师的很多工作都是隐形的,一些重视显性的管理措施很难反映教师工作实际,这时制度管理又显现出其局限性。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情,至今波澜未消。

按照上级管理部门要求,某中学每年都要进行教师考评,对教师评分排队,划分为优秀、合格、不合格三个档次,并且按照档次来发放奖金,连续三年评为优秀的教师,可以晋升一级工资,被划分为不合格档次的教师就属于末位淘汰的对象,要离职培训学习。因为这次考评关系教师的工作评价,还涉及工资、职称等许多切身利益,教师都很关注,也很看重考评结果,有些甚至托人情、找关系,千方百计的想挤身于优秀行列,更不愿意被划分为末位。学校领导在这个时候也很为难,既要克服学校以外因素的干扰,又要考虑考评的公正性,不能因为考评影响教师的工作情绪。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学校制订了《教师考评办法》,制定了考核程序、考核条件,最后还提出了几个一票否决的硬性条件,诸如“有旷工行为的不能被评为优秀”,“全学期请假超过五天的不能被评为优秀”等等,这样下来,就可以大大减少评优的压力。

在考核过程中,学校严格执行考评办法,按照考核程序,对照标准,对教师进行了考核。对于结果,大多数老师没有什么意见,不过,也出了点小小“意外”。

张老师是学校的一位青年教师,业务能力强,对工作热心负责,是全校公认的青年新秀。在学期中间,张老师上幼儿园的孩子生病了,为了照顾住院的孩子,张老师请了七天事假,按照考核办法,张老师的这种情况属于一票否决,不能被评为优秀。赵老师虽然人到中年,但是依然充满朝气,教学风趣幽默,深受学生好评,教学成绩一直处于优秀之列,对于学校的各种活动都能积极参与,是学校的骨干教师,是学科教学“权威”。刚开学不久,有一次赵老师忙于其它事情,上课时迟到了五分钟,按照学校考勤制度规定,迟到五分钟按照旷课一节对待,赵老师心里也一直后悔不已。这次考评的时候,赵老师因为这次旷课也被一票否决。